著名歌手高枫的妹妹曾泉:哥哥去世20年,我与父母从未忘记过他

   2022-09-29 12:12:21 790

有生之年,欣喜相逢,点击上方“关注”一起抒写更多温暖的故事。

高枫

曾泉是著名歌手高枫的妹妹,她曾为哥哥在歌坛上取得的成绩而感到无比的自豪。

可是哥哥的突然早逝,给她和年迈的父母推入了巨大的悲痛中,如今哥哥已经去世二十年,她与父母未曾忘记过他,他们一直用自己的方式纪念着他,这份坚持让人动容。

高枫是公认的全能音乐人,也是中国通俗歌坛不可多得的人才,在他短暂的艺术生涯中,他为黄格选创作的《春水流》,为刘德华创作的《笨小孩》都家喻户晓;

还有他为自己创作并演唱的《天那边的爱》《永远记住你》《丰收》《大中国》等歌曲也深受业界与广大歌迷的喜爱。

尤其是《大中国》,脍炙人口,唱红了祖国大地,至今都是学校重大节日大合唱的首选。

除此之外,高枫还为《戏说乾隆》《皇城根儿》《危情时刻》《豪门浪子》等数十部影视剧创作主题曲,也深受观众的热爱。

高枫一生唱的歌虽不多,但是他取得的音乐成就到了很多歌手都无法企及的高度,他的名字似乎成了一种符号,可在妹妹曾令的眼里,他依然是那个她熟悉万分的“小男孩”哥哥。

01

在妹妹曾令的记忆里,哥哥文静、性情温和,遇事总是让她三分,倒是她很调皮,常常找他麻烦。

高枫,原名曾焰赤,1968年7月出生于湖北武汉市,比妹妹曾令大不了多少。

但是高枫是一个好哥哥,从小就懂得谦让妹妹,照顾妹妹。

高枫与妹妹童年合影

高枫的父亲曾令鹏,是武汉歌舞剧院的词曲创作者,

其创作的《清江放排》曾在全国有一定的影响,高枫的母亲连秋生则是剧院的歌唱演员。

在父母的影响下,高枫自幼就热爱文艺,尤其是画画,他从小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美术家。

高枫的绘画天赋,在他才两岁半的时候就已经显现出来了,那时候他因为患了麻疹怕风,于是父母只得将他关在家中。

但是为了让他不闷得慌,曾父就给了他一支铅笔,一个笔记本,让他自己写字画画。

高枫笔下的妹妹

让曾父没想到的是,他竟准确地勾画出“苹果”、“辣椒”“白菜”等蔬菜水果;

到了三岁,他就能随手画出形象逼真又结构准确的人物速写了,这让家人很惊讶。

从此以后,曾父决定让儿子往绘画方面发展。

高枫是真的很热爱画画,他只要拿起画笔就完全专注并投入到创作里去;

小学二年级时,他创作的一幅反映少数民族生活的蜡笔画还上过央视。

这幅画作在央视的介绍和展出大大地增强了高枫的信心,他更加坚定自己的梦想;

他的画笔越来越神奇,文化成绩也很优秀,一路从初中,到高中,他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。

1986年,高枫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,就读雕塑专业。

在大学期间,高峰开始接触各种音乐,他发现自己对音乐的热爱已经超过了绘画,之后又以一个偶然的机会踏进了歌坛。

02

高枫喜欢音乐也并不是一时兴起的。

众所周知,他的父母都是搞艺术的,从小耳濡目染,高枫对音乐也有着特别的爱,所以读书时间他总是一边做功课,一边听音乐。

为了改掉他这个“坏习惯”,他的父母没少教育他,可固执如他,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。

事实上,除了音乐,高枫还喜欢跳舞,成名后他还曾多次去北京的迪斯科舞厅跳舞,为了不被歌迷认出,他还会乔装打扮一番,不过这是题外话了。

高枫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人,他即使发现了自己对音乐的热爱远超绘画,但他也没有就此放弃,一头扎进音乐里。

他一边学习专业知识,一边开始他的业余音乐生涯,大学期间他不仅积极参加学校的歌咏比赛,同时也接受一些音像公司的邀请录制音带,或者为影视剧配唱。

那几年,他过着一边“玩泥巴”,一边“玩音乐”的双重生活,同时他还开始练习作曲。

绘画与音乐成了高枫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然而他要是离开学习了多年的绘画去发展音乐,这无疑是个新的挑战。

父母对高枫的这个选择有些担心,因为他们已经演出几十年,知道这条路上的艰辛与不易。

但是高枫是一个执着的人,他认定的事不会轻易放弃,并且会努力去做好它。

1990年,高枫从工艺美院毕业,他喜画、擅雕、能唱、会写,成绩也还不错,如此优秀的他被东方歌舞团聘为临时舞美。

为了能在北京留下来,高枫只能暂时寄居歌舞团,一边工作,一边寻找机会。

1991年,高枫与香港普安音乐公司签约,成为大陆第一批签约歌手,并认真地做了第一盒个人专辑《你走后的那一夜》。

也是在这时候,高枫的父母才开始暗暗放下心来,他们之前一直担心,毕竟要放弃学了十几年的美术专业,去从事一份新的职业,是一个让人悬心大胆的选择。

为了让父母放心,高枫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,他原本以为可以一炮打响,他对自己有信心。

但是专辑发行之后并不如预料的一样好,高枫才意识到歌手要有好作品才能在歌坛立足,于是他开始潜心创作。

然而,在公司里条条框框的很多,而且他还要担任楚童楚奇专辑的制作人,根本就无法专心创作,于是1993年,高枫主动与公司解约,成了一名自由音乐创作人。

03

那时候高枫主要在幕后,创作一首歌曲的报酬有限。

为了维持生计,他不得不精打细算,住地下室,不敢随意为自己添置新衣,一双鞋子开裂了还在继续穿。

高枫是一个自尊心很强又孝顺父母的人,再难他都不会跟父母开口。所以父母也不知道他的生活过得有多艰难。

直到他们到北京来看他,看见他居住的环境才知道儿子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,临走时,他们偷偷在他的枕头下放了一千块钱。

高枫到车站送别父母,临上车时,母亲才告诉他枕头底下有一千块钱,她要儿子照顾好自己,要对自己好点。

回到那个阴冷的地下室,高枫拿着父母留给自己的钱,他下定决心一定要闯出一条路,要在北京立足,要替父母分忧,要让他们过上好日子。

为了实现这个愿望,高枫拼命创作,先后为黄格选创作了《春水流》、还包括李玲玉的《春》,解小东的《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要》,黑鸭子的《醒来》、老狼的《美人》等脍炙人口的歌曲都是高枫的杰作。

然而当这些人凭借他创作的歌曲成名时,高枫的名字还无人知晓,只有他的妹妹曾令会骄傲地告诉她的朋友们:

你知道这首歌的词曲作者是谁吗?就是我哥-高枫!

然而别人并不关心词曲者,他们只看得到演唱它的人。

1994年,高枫去看望朋友时,路过火车站,听到里面传来《东方红》的悠扬乐曲。

加之平日里高枫对马克思、毛泽东、周恩来都充满了崇拜。

当他听到这首曲子传来的时间,他的内心涌现的是“大中国”、“大华夏”的豪迈的家国情怀。

那一刻,他的灵感犹如滔滔江水,绵延不绝,到家后他一气呵成创作出了《大中国》。

高枫、刘小娜在1996年央视春晚上演唱《大中国》

《大中国》是一首糅合了我国一些优秀的南北民歌曲调,像红绸舞、梁祝、茉莉花等传统曲目的歌,民族性很强。

高枫当时就是想把我们人类共同的目的表达出来,那就是建造、完成、生产、热爱。

这是高枫自己比较满意的一首歌曲,于是他决定自己唱。

之后这首歌于1995年在中央电视台《东方时空·音乐电视》推出后立刻受到了歌坛的广泛关注。

1996年,高枫受邀登上春晚舞台,演唱《大中国》,一夜之间,他连同《大中国》红遍了全中国,成为家喻户晓的歌手。

04

有道是十年寒窗无人晓,一朝成名天下知。

高枫成名后,演出不断,一个月三十天有二十天都在外演出,与此同时,他还发行了《天那边的爱》《丰收》《最好的礼物》等多张专辑;

为《危情时刻》《乞丐皇帝传奇》《豪门浪子》多部影视剧创作主题曲,成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最红的歌手之一。

但人红是非多,成名之后,有一些报刊报道高枫假唱,他虽然很生气,却也只限于跟朋友倾诉。因为他是一个极为低调的人,不喜欢炒作那一套,他认为只要做好自己,其他的随意。

而且比起那些成名后挥霍无度的歌星,高枫真的很独特了,他没有因为收获了名利,就大肆挥霍。

那时候他除了买一部必要的手机,他没有买过任何大件物品,吃饭和理发都是去一些常人都不愿去的小店,他还是像以前一样朴素。

高枫的业余活动也比较特别,除了写歌,他还喜欢收集一些有趣的小东西,并且乐于跟朋友分享。

高枫还是一个对自我要求很严格的人,1999年,在写了十年,唱了十年后,他觉得自己已经被掏空了需要及时充电。

于是在事业上升期,高枫前往英国伦敦音乐学院留学一年,学习爵士乐、FUNKY和舞台表演。

除了学习,高枫这一年也并没有停下,他在此期间出版了自传《出门在外》,同时还发行了单曲《回归》,为电视剧《找不着北》创作了主题曲。

2000年,高枫学成归国后,依然兢兢业业工作。

他先是被美国密苏里大学聘为客座教授,赴美讲学,接着又推出了第五张个人音乐专辑《伦敦悟语》。

2001年,高枫在北京买下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,他打算把父母接来一起生活。

此时,他的父母早已退休,与妹妹在美国一起生活,高枫想自己作为哥哥,照顾父母该是自己的义务,这些年自己打拼事业,都是妹妹在照顾他们,现在也该自己尽孝心了。

看到儿子终于稳定下来了,当父母的自然是为他感到开心,而且高枫也到了该成家的年龄,他们看见女儿收获了幸福,希望儿子也能成个家,有个美满家庭。

高枫是个孝顺的儿子,父母的心愿他自然是会努力完成的。

2002年元旦期间,高枫将父母接到了北京,多年来,他都是一个人漂泊在外,父母来了之后,一家三口住一起,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家的温暖。

然而命运有时候总是喜欢开一些无情的玩笑,高枫工作起来是很拼的,那时候他不但推出了单曲,也正在为自己的第六张专辑《美丽新世界》做筹备,夜以继日。

期间,他有觉得身体不舒服,还以为是疲劳所致,想着做完好好休整一下就好了,但是他整个人状态看起来很不好,消瘦了一大圈。

父母见状,强行带他去看医生,结果医院也说他是劳累过度,普通感冒,注意休息就好。

于是,高枫继续准备专辑,做某品牌的服装代言人。

2002年8月31日,高枫的专辑《美丽新世界》如约举行首发仪式,父母也陪在身旁。

他们真心地为儿子感到骄傲与自豪,也憧憬着那个与儿子约好的美丽新世界,将来要这样陪着儿子发行更多的专辑,写更多的歌。

然而,谁也没想到,《美丽新世界》竟成了高枫的最后一张专辑。

首发仪式之后,高枫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,9月6号他住进了医院并被确诊为PCP病毒性肺炎晚期,情况很不乐观。

高枫最后一张专辑《美丽新世界》

远在美国的妹妹曾令一直挂念哥哥的身体。

得知这个结果后,她从美国飞回北京,带着哥哥的病例咨询在美国的专家朋友,结果一样,她的心一下子就碎了,最后一点希望也没了。

在北京,高枫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,守在他身旁的父母亲人却无能为力,他们的心痛到了极点。

生命垂危之际,高枫还有个心愿未了,他想见朋友们最后一面,一个是黄安,一个是田震,还有一个是金铭。

经纪人一一打电话给他们,得知这个消息的朋友们从四面八方赶来见高枫,他们都无法接受这件事。

05

然而很多东西,不是你不接受,就能改变的。

2002年9月19日,高枫抢救无效去世,他都还没来得及跟父母说一句道别的话,他的生命就永远停留在了34岁。

白发人送黑发人,高枫的父母心都被撕裂了,他们知道儿子还有很多的梦想没有实现,还有很多的计划要去完成……

可是他就这样带着所有的遗憾走了,把所有的思念和痛苦统统地留给了他们,天塌地陷般的厄难,让高枫的父母陷入了巨大的悲痛和心碎中。

远在美国的妹妹曾令因身怀六甲没能来送别哥哥最后一程,她的心也痛到了极点,但是她又必须坚强,为了肚子里的新生命,为了父母,她必须坚强。

儿子去世后,曾令鹏和妻子连秋生整个人都像被抽干了一样。

他们不能接受儿子已经离开的事实,住在儿子为他们买的房子里,他们的眼泪就没停过。

他们不知道儿子以前做音乐有多辛苦,因为他从未向他们诉说过,他们只能从他的朋友们那里听说,他是用生命在做音乐,他的每一个音符都是心血的凝结,里面渗透着他的机会、才华和对这个世界深深的爱。

作为父母,他们心疼,为儿子的英年早逝而悲痛、抱憾,但是他们更为儿子给这个世界留下的精神财富感到骄傲与自豪。

后来,为了纪念儿子,他们用了五年时间写了一本书,里面记录了儿子短暂而又灿烂的一生,这本书饱含了他们对儿子的思念与想念。

作为妹妹,曾令跟父母一样,她想念哥哥,时常回忆儿时与哥哥在一起的画面。

在哥哥刚去世的那一段时间里,她也常常是以泪洗面,但因为是在月子期间,还有年迈的父母需要安慰,她总是佯装坚强。

那时候她不能在父母身边陪伴,常常是半夜爬起来给他们打电话,父母也心疼女儿,知道她现在是特殊时期,情绪不能激动,所以他们也会假装坚强安慰女儿。

后来,曾令提议让父母到美国,看着小外孙,再换个环境,或许可能会好些,为了能照顾女儿,曾令鹏与连秋生到了美国。

然而,他们去到那里,对儿子的思念更浓,三个月后他们还是告别女儿又回到了北京,这样离儿子更近一点,他们的心也更满一些。

曾令尊重父母的选择,一家人告别之后,看似都回到了正常的生活里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内心的那个缺口永远填不满了。

但是他们也知道,就算再痛,也要好好活着,这样在天上的高枫才会安息,因为他是那样一个善良、孝顺的儿子,是那样一个温厚的哥哥。

距离今年,高枫已经去世二十年了,但二十年来,他的妹妹、父母从未将他忘记,他们一直用自己的方式纪念着他。

以前,他的父母会时常跑到墓前跟他说话、聊天,近来年事已高的他们被女儿曾令接到了身边照顾,但是每年他们都要回来祭奠他。

在妹妹心里,哥哥永远是那个爱她宠她的“小男孩”哥哥,无论他去了哪里,走了多久,她依然对他万分熟悉。

在《麦兜和我的妈妈》里,麦兜的妈妈去世时和麦兜说了一句话,她说:

我没有离去,只是换了个地方,活在爱我的人心里。

在父母、妹妹心里,高枫没有离去,死亡只是隔开了他与他们的世界,但是他们对他的爱永远不会变,他留在他们心里的回忆也永远不会消失。

看见爱高枫的歌迷在他诞辰50周年时,说过的一句话,让人瞬间泪目。

只要我们记得,他就永远活着。

网站提醒和声明
特别声明: 以上内容(包括内容、图片及视频)全部来源于互联网用户发布,仅代表用户个人观点,我们不确定用户是否享有完全著作权,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及时在线反馈联系我们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友情推荐: 社博www.shebo123.com是一个垂直社区,用户在社博不仅可以分享知识和经验,还可以根据自己兴趣和爱好创建相关的社区。社博更像是一个开放式的社群,用户可以随时进入任何社区交流讨论与社区相关的内容。社博为中文互联网源源不断的提供多种多样的信息,来满足更多上网用户的需求。
   发布   分类  
公众号   移动端
  • 公众号
  • 移动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