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枝欲孽》:孙白杨是“渣男”吗?

   2022-09-20 21:05:07 905

文/尺八April

原创不易,抄袭必究。

01

孙白杨家中有结发妻子皓雪,却以青楼妓馆为家,偶尔回家,对待家中贤妻,最温情的一句话竟然只是“我有点饿”。

当初娶皓雪,是孙清华为了给夫人冲喜,并非孙白杨的意思。可既然已经娶了她,更何况皓雪行事又挑不出半分错处,竟得不到一点丈夫的关心,也实在令人心寒。

嫣红阁内,一直陪在他身边的香浮,一朵温柔的解语花,他视香浮为知己,可以他的敏感度,察觉不到长久以来香浮对他的爱意吗?

他身为太医,行走于后宫花丛中游刃有余,受到后宫各位主子的赏识喜爱,而他那些不曾给过家中贤妻的温情,却不自觉中令福雅、尔淳为之深陷其中,痛苦不已。

他身边女人众多,唯一所爱只有一个玉莹,也正是他这份无法忘怀难以自抑的深情,最终引火烧人,以致万劫不复。

孙白杨害苦了这些女人,“渣男”这个帽子,倒也对得起他。

只是,所谓“渣男”,都是明晃晃地彰显着自己的魅力,以俘获女人的心为乐,伤害了他人痛快了自己。而孙白杨的“渣”,却始于对自己的痛苦。

02

孙白杨不肯回家,是因为他恨着父亲孙清华,恨父亲则是他因为深爱着母亲。

他的母亲因病过世,病倒奄奄一息却始终不肯咽下最后一口气,只为等自己的丈夫回家,见上最后一面。

到最后,这个可怜的女人依旧没有等到丈夫,遗憾离去。

孙白杨从此和父亲决裂,不再回家。

孙清华身为太医院院判,宫中事务繁忙,很少回家。他的妻子就在家里默默等他,荡秋千等他,画画等他,所画内容只有他。

她还要儿子孙白杨为她讲述宫里的事情,以此了解丈夫,缓解相思之苦,消磨寂寞。

孙白杨不回家,报复父亲同时,也将当年父亲加诸于母亲的痛苦,全部加诸于皓雪的身上。

皓雪所承受的痛苦,只会比孙白杨母亲当年承受的痛苦更深。她从未得到过丈夫的爱,只是名义上的少奶奶,丈夫偶尔回家都是睡在书房。她没有孩子,终日操持家务,以此来消解寂寞。

可她从未吐露自己心中的痛苦,反而还会开解公公,因为她相信自己的相公是个至孝之人,而这样的人怎么会无情呢?

孙白杨当然不是无情之人,反而是至情至性之人。只是他将自己对家的感情,全部给了母亲,母亲离去之后,他不再给这个家留一丝感情。

偶尔回家之时,他能看到皓雪眼中的欣喜、期待,心中也是有不忍的。然而,不忍并非爱。在看到桌子上的红鸡蛋,意识到当天是皓雪生日时,他只有一句“我饿了,寿面还有吗?”

皓雪是聪慧的,她不敢奢求更多,不会因为丈夫的一句出于怜悯的话,而去更进一步。她只会给孙白杨煮一碗面,告诉他会命管家收拾好书房的床铺,待孙白杨如主人,而非夫君。

她所受的封建大家庭的教育,以及她善良宽容,让她只能苦苦等候丈夫回头,殊不知孙白杨的心,早已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。

03

孙白杨对皓雪无情,是因为对家的执念太深,而他对后宫诸女子的“情”,恰恰是因为他对后宫无情。

忙于宫中事务的孙清华,错过了妻子的最后一面,孙白杨怪他一心只为了功名利禄,看不起他。他想做一个和父亲不一样的人,不一样的太医。

因而,他待后宫嫔妃一视同仁。这位娘娘想要细腰,那位娘娘想要丰腴一点,他都会细心解答,予以安抚。他肯保如妃胎儿平安,不是为了投靠如妃,只是出自一颗医者仁心,是对于生命的敬畏。

只是,父子之情哪里是想断就能断的,他始终是爱着父亲的。

徐万田拉拢不成,就逼迫威胁,让孙白杨不得不为他办事。他既然答应了徐万田,便尽心尽力为他医治尔淳。

孙白杨治疗尔淳的寒食散瘾时,也在治愈她的心。他医者仁心,劝尔淳凡事要以自己为先,为自己考虑,为自己而活,切莫伤害自己的身体。

自幼流离失所的尔淳,从未得到过半句出自真心的劝慰。她虽感激义父徐万田对她的抚养教育,但她也知道义父对她的好,是出自利用。

孙白杨这几句真心话,让尔淳大为感动,亦如当初福雅被孙白杨感动一样。

她们两个本是亲姐妹,徐万田为自己的所谓“大业”,将其拆散分别教养,各自都当自己的姐妹不在人世了。只有这样,才能确保进宫之后,无牵无挂一心为他办事。

福雅尔淳,她们自被徐万田收养的那天起,虽捡回了一条命,却也从此没了心。徐万田教给她们的道理,都是谋算人心的诡计、讨好男人的套路,至于真情实感并不重要。

孙白杨对她们流露出的那一点点善意,就足以令她们深陷其中。更何况他细致入微,记得福雅喜爱剪纸,每次去探访她总会带上一沓彩纸,记得尔淳有哮症,会贴心地为她送上一个香药包。

福雅知道,孙白杨对她的好,只是出于对一个失宠贵人的关心,因而她只能借报答徐公公之名,每年送他一双袜子。

可是尔淳不知道,那个香药包其实是福雅所做,请孙白杨代为转交的。当她初次见到皇上,不小心掉落了香药包,皇上想要她断然回绝,孙白杨和其他人一样,认为她是在使手段,令皇上对她更有兴趣,她大感失落,孙白杨却完全没有留意到。

不仅如此,尔淳为皇上绣制的香药包图案是龙,代表着九五之尊的威严,孙白杨却建议她改成鸳鸯。皇帝对尔淳来说,不仅是真龙天子,更是夫君,所谓“只羡鸳鸯不羡仙”。

尔淳不懂,孙白杨不是对她有情的吗?直到她看到孙白杨对玉莹,她才明白孙白杨心里的那个人并不是她。

04

孙白杨言语缓和,如温水般,平淡无味有温度却从不够热切,脸上很少见笑容,可在玉莹面前,他会大笑着说话,更意外的是还会露出“痴汉”笑容。

玉莹得罪了如妃,他一纸诊断书,将玉莹送进了延禧宫。他保住了玉莹的命,断送了玉莹的前程。

她恨孙白杨,孙白杨怪她不自知,眼下保命要紧,还真以为自己单凭美貌和那一点城府,就可以赢了如妃?

此时的玉莹,在孙白杨眼中还是个草包美人。从安茜那里,他得知玉莹如此想赢,是为了她的母亲。侍母至孝的孙白杨,被玉莹触动到了,他心中对玉莹有了愧疚,从而开始和安茜一起帮助玉莹。

他帮尔淳,甚至在救尔淳的时候而受伤,都不是出自自己的本心,而对于玉莹的帮助,却是发自内心的真情实意。

不知不觉中,他爱上了玉莹。他拜托福雅为玉莹做一双手套,要做得宽松一些,怕弄疼她受伤的手。看玉莹打起了精神,他比玉莹还高兴。玉莹送他一个亲手绣的荷包,他贴身携带,生怕掉了。

爱一个人,却永远无法表露这份爱,更无法得到这个人,那唯一能做的就是成全她。

玉莹是皇帝的女人,玉莹的愿望就是飞上枝头,让母亲扬眉吐气,孙白杨只能将最心爱的女人带到皇帝的床榻上。

玉莹侍寝的那天夜里,孙白杨将玉莹所赠的荷包,丢在了雪地里。就像尔淳侍寝之后的第二天,她将孙白杨所赠的香药包,拱手献给了皇后。

舍掉一件信物不难,难的是忘掉心中所爱。

玉莹一心只想往上爬,不理会他人死活,哪怕这个人是一心为她的孙白杨。可是当看到孙白杨甘愿吃下她带来的有毒糕点时,玉莹的心,还是撕扯地疼了起来。

她本想做个无情之人,反正从她出生起,世界上除了亲娘之外,也没有人给过她真心。可她偏偏遇见了孙白杨……

为孙白杨,她放弃了前途,被禁足承乾宫。

尔淳在对面看着她日渐消沉,她的对手少了一个,也怀了龙胎,可她却并不开心,因为她怀的不是所爱之人的孩子,她爱着的孙白杨因玉莹而不开心。

05

就像当初孙白杨成全玉莹一样,她和福雅选择成全了孙白杨和玉莹。

玉莹不相信尔淳,孙白杨也不相信她,但两人还是来了。爱情,会让人忘记前程事业,也会让人甘愿冒险。

在皇宫内院,无人注意的一隅,近似于冷宫的撷芳殿内,孙白杨和玉莹表露出自己内心最真实最炙热的情感。

一夜缠绵,玉莹因此而怀孕。她召来孙白杨看诊,要他在怀孕时间上动个手脚,伪装成身怀龙胎。

孙白杨恨玉莹利用他,恨自己有眼无珠,爱上一个永远不会爱自己的女人,但他更恨自己没有勇气手刃亲儿,落个干净利索。

孙白杨终究忘不掉玉莹,就像他手指上的伤,永远都好不了。他自断手指,却割不断心中对玉莹的思念。

天理教暴民入宫的那一天,他本可以逃出宫城,父亲早已在宫外接应。可前一秒钟,面对玉莹的质问,他还能大胆地望着玉莹的眼睛,表示他对玉莹已无半点痴迷半点留恋,下一秒钟,却又随玉莹而去了。

玉莹不是不想离宫,只是不能离宫。离宫潜逃,意味着令家族蒙羞,她母亲会落到一个比死更难过的境地。

一个女人怀上心爱之人的孩子,是莫大的幸福,可偏偏这个孩子只能以另一种名义才能活下来。

玉莹骗孙白杨,要以此来争宠,又何尝不是在骗自己?生下皇子,做个宠妃,彻底断了自己的念想,也彻底断了和孙白杨的这一段孽缘。

二人被大火围困,临死之前,孙白杨只想知道,那一晚,玉莹对他是真情还是假意,玉莹早已了解到他的心思。玉莹没有言语,只是向他不断靠近。

孙白杨了解到玉莹的真情,死而无憾。

只是,隐秘的真情,比假意更为伤人。有真情却不能相守,只能以假意待人。为了爱,割断爱,有情的人,被迫变得无情。

——END——

网站提醒和声明
特别声明: 以上内容(包括内容、图片及视频)全部来源于互联网用户发布,仅代表用户个人观点,我们不确定用户是否享有完全著作权,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及时在线反馈联系我们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友情推荐: 社博www.shebo123.com是一个垂直社区,用户在社博不仅可以分享知识和经验,还可以根据自己兴趣和爱好创建相关的社区。社博更像是一个开放式的社群,用户可以随时进入任何社区交流讨论与社区相关的内容。社博为中文互联网源源不断的提供多种多样的信息,来满足更多上网用户的需求。
   发布   分类  
公众号   移动端
  • 公众号
  • 移动端